gre代考 > 我有一把斩魄刀 > 第九一八章,认同

第九一八章,认同

        曾经的骄傲与自信,都在这一刻被轰击的支离破碎。

        人家连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单单用气势,便令他们束手无策,陷入崩溃的边缘。

        就算是对张寒成见颇深的雷欧奈,也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夜袭的所有人恐怕都会被震成白痴。

        这种直观而又强烈的实力对比,再没脑子的人也看得出来,在张寒面前,他们那丁点战斗力,屁都不是!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房间里的喘息声渐次消沉下去。只不过,众人还是仰躺在地上,犹如一具具尸体一样,动也不动。

        至于张寒,施施然的坐在那里,同样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

        他在等待,等他们向他低头认错,请他当教官。

        只不过,没有人愿意站起身,重新面对张寒。他们在害怕……害怕看到那个白色身影的时候,眼睛里会下意识的流露出恐惧与顺从。

        即使他们已经在心里承认了张寒的恐怖实力,也不愿意面对。

        “也许,从一开始,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吧……!”

        不知为何,所有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冒出这样的想法,若是在平时,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将这种消极的想法当做一口浓痰,吐在地上。然则此时此刻,没有人再有反驳的心思。

        仿佛刚才的威压,将他们所有的骄傲都碾压摧毁,飘零成泥。

        就在这静寂压抑的氛围里,恢复了些许力气的塔兹米双手撑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向张寒的目光里,没有惊恐,也没有怨怼,只有打从心底的惊喜和期待。

        “先生,请训练我吧!”

        塔兹米双手贴在大腿外侧,冲着张寒来了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真诚的话音在死寂的房间里回荡着。

        不同于夜袭的其他成员,塔兹米加入队伍的时间不长,还没有成长为一名独当一面的杀手。平日里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跟着其他人学习杀手的技巧。

        对他来说,向布兰德学习是学习,向张寒学习同样是学习,既然如此,老师的实力越强,岂不是对自己的帮助越大?

        至于尊严面子什么的,重要么?

        自从来到基地,都不知道被嘲讽过多少回了,再说张寒也没嘲讽过他,请对方当自己的老师,比布兰德之流强了不知道有多少倍,更应该高兴才是。

        塔兹米的话传入众人耳中,令他们精神一震,沮丧的心灵蓦然多了一丝别样的心思。

        身为团队的大脑和指挥官,娜杰塔很快便收拾心情,在张寒表现出碾压性的绝对实力以后,瞬间便想明白了利害关系。

        请他来当众人的教官,对夜袭来说百利而无一害。这种事情,放在别的地方,简直打着灯笼都找不着,自己再扭扭捏捏的话,岂不是更让人家看轻了?

        想到这里,娜杰塔站起身,同样朝着张寒深深地鞠了一躬,“之前是我们怠慢了,实在抱歉!请先生当夜袭小队的教官!”

        “boss,你……?”

        见自家老大向张寒臣服,玛茵顿时瞪大了美眸,小嘴微张,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我们不应该是地表最强,见谁灭谁的正义杀手军团吗?更何况那家伙只是气势比较强,真正战斗起来,我的浪漫炮台可不是吃素的……

        只不过,玛茵刚刚开口,就被娜杰塔粗暴的打断了。

        “闭嘴!”

        一声断喝,不止震住了玛茵,更是令其他人彻底清醒过来。

        人群中,赤瞳首先站起身,冲着张寒鞠躬道,“请先生教我!”

        紧接着,布兰德、希尔、拉伯克等人也纷纷鞠躬,不约而同的道,“请先生教我!”

        自始至终,张寒都翘着二郎腿,惬意的靠在椅背上,不言不语。目光则落在了傲娇萝莉玛茵和大胸妹子雷欧奈身上。

        机会给你们了,抓不抓得住,就看你们自己的觉悟了!

        这一瞬间,张寒回想起自己从真央灵术院毕业的时候,为了从花姐那里掏点干货出来,可是奉承巴结了好久呢。

        对比下眼前的夜袭小队,他们实在是太幸福了!

        要是当初在自己弱小的时候,有个超级强者愿意当自己的老师,张寒哪会扭扭捏捏,早就上前抱大腿了!

        这些家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眼看着张寒迟迟没有答应,众人哪能不知道根结所在?顿时转头看向玛茵和雷欧奈,好似在说,这么好的机会,还犹豫什么?

        尤其是娜杰塔,看向两人的目光颇为不善,心里暗暗思忖,“我平时是不是对她们太纵容了?竟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为了一点自尊不愿意当张寒的学生,这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以后要是为了自尊干出伤害团队的事,该怎么办?

        从这一点便看得出来,两人似乎不太适合当杀手。

        老实说,纵观原著,真正拥有杀手意志的,也就赤瞳一个,其他人要么傲娇,要么轻率,还有塔兹米这种中二兼正义感暴崩的……这哪是一名杀手该有的品质?

        不知是因为承受不住其他人的目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雷欧奈与玛茵对视了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冲着张寒鞠了一躬。

        张寒满意的笑了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咸不淡的道,“教导学生这种事情,讲究个你情我愿。假如心里隔阂太深的话,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应有的效果,你们中间要是有人不想听我啰嗦,我当然也不会勉强。”

        这你妹,哪是不勉强,分明就是在给我们上眼药好伐?

        玛茵与雷欧奈一头黑线,又是恼火又是憋屈,脑海里所能想到的所有恶毒词汇,纷纷用在了对方身上。

        偏偏脸上一丁点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嘟着小嘴,再次向张寒鞠躬道歉。并且表示,从今以后,绝对会服从张寒的指导云云。

        一场闹剧以合家欢的形式结尾,不管众人心里如何想,表面上都对张寒保持足够的尊敬。

        毕竟,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是没有话语权的。

  /html/104/104150/245664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pte替考  托福枪手  托福替考  pte替考  pte替考  gre代考  act答案  gre枪手  Cae自拍照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面授  托福代考  gma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替考  托福替考  托业替考  托业替考  act答案  托福替考  雅思替考  托福枪手  sat替考  gre答案  雅思答案  sat替考  cae代考  sat枪手  托福答案  托业代考  act代考  sat替考  托业代考  sat代考  act枪手  雅思面授  雅思面授  act代考  托业答案  act答案  sat答案  act答案  sat代考  雅思替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托业代考  gmat代考  雅思面授  雅思替考  托业代考  雅思枪手  雅思代考  托福代考  雅思代考  gmat代考  sat枪手  act代考  托业代考  gre答案  托福代考  托业答案  雅思替考  sat替考  act枪手  gre代考  sat答案  act代考  托福替考  sat代考  gmat代考  雅思替考  雅思替考  gre代考  act枪手  sat代考  act枪手  托福枪手  act枪手  sat代考  托福答案  gre枪手  托业代考  pte替考  act枪手  act代考  sat代考  sat答案  托福替考  sat代考  雅思枪手  雅思自拍照代考  托福代考  sat答案  雅思答案  托福代考  sat答案  托福替考  托福自拍照代考  sat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