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 [综]变种人富江 > 130.第一三一章

130.第一三一章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不足6o%的话72小时后显示

        “……”富江迟疑了一瞬,她并没有伸手去接。

        “如果我失控了的话怎么办?”

        在“天启”事件的时候,拥有不老不死完美体质的她被选为了天启转生的新**,一度被解放力量的她险些毁灭了世界,  在那之后她就变得低调消沉,x教授消除了人们当时的记忆力后,从此她隐匿在人类社会中,通过服用抑制剂而隐藏自己的力量。

        “如果又那个时候的话,我们会阻止你的。”x教授知道她的顾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伸手覆盖上富江的手背说,“不要再自责了,你能帮助更多的人。”

        ……但是我没能救得了艾玛。富江心里想。

        她的感情早已变得麻木,  就像她的年纪一样已经能对很多事情波澜不惊,  但唯独艾玛的那件事让她无法释怀,如果她能回到那个时候的话,  她一定不会让那件事情再生了……

        “富江……”

        与x教授告别之后,富江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释怀是不可能的,她永远都会想起以前的事情。

        …………

        托尼看到的影像有三个。

        除了第一段特拉斯克工业实验室中屠杀之外,  剩下两个影像则有点匪夷所思了,  第二段影像中那个女孩的样子看起来更年轻一点,  似乎是在日本的新闻直播现场,  女孩自称是高中生,  被老师欺骗怀上了孩子,  之后的内容都是她的老师在忏悔。

        最后一段影像,是女孩在一个舞台上演唱了rivers  in  the  desert,这歌的含义代表了人在绝境之中的反击,绝望又饱含希望,她的表演堪称完美,几乎能让人感到热血沸腾。

        托尼觉得挺好听的,他想说很具有鼓舞人心的效果,如果在战场上听到的话士兵可能会忘掉内心中的恐惧想冲出去杀敌。

        不过为什么这段影像也是作为机密而保留下来的?

        托尼反复循环听了几遍之后,把这歌加入了自己的bgm库。

        在得知自己的分裂体重现于世的消息之后,富江一夜没能入睡。

        她非常清楚如果分裂体醒来的话会出现多么严重的后果。会像真菌一样飞快地繁殖分裂,不过她很快又得到了魔形女传来的第二条情报,那个冰棺现在被锁在绝对安全的地精金库中,将在一个月后哥谭的地下拍卖会上露面进行拍卖。

        “进入金库中盗取出冰棺的机会能有多大?”富江问。

        “几乎不可能,那差不多已经是地心的位置了,除非阿撒佐恶魔还活着的话可以带我们进去。”

        “……”富江沉默了一瞬,阿撒佐恶魔与艾玛几乎是同期死去的,想起他们的事情她依然会很难过。

        “啊抱歉,让你伤心了吗?”

        “还好,毕竟过去那么久了。”

        “有什么新消息我会告诉你的,建议你先去弄一张拍卖会的招待券,对你而言不难吧。”

        “嗯,是不难,尤其是在哥谭那种地方。”

        “我会继续帮你留意的。”

        “谢了,姐们。”

        谢过魔形女后,富江挂断了电话,然后一直等到天明,她了条短讯给芬奇。

        她可能要暂时请假一段时间了,让芬奇找别人去照顾好托尼·斯塔克吧。

        次日。

        不修边幅很久的托尼早上从工作室出来的时候冲了个澡,对着镜子精心修剪了自己的胡子,并在头上喷上了蜡。

        他有些小期待,考虑着要不要告诉富江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秘密,然而今天来他家按响门铃的,却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高个子男人。

        哦,还是他最讨厌的那一类型的。

        “不,你不能进来。”他站在门口,双手抱胸望着扑克脸的里斯,很直接地拒绝了对方。

        “我想她应该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你了,希望您可以配合一下,斯塔克先生。”

        里斯微微露出淡笑,他的声音低哑又带着磁性,并不由分说地进了门。

        “她有点私人事情请了假期,所以今天换我来关照你。”

        “我很忙,也不需要男人的关照。”托尼靠在墙上看着他,“给你个机会自己离开,或者被丢出去。”

        “别这么着急,我可以和你一起聊聊一些关于她的事情。”里斯毫不客气地在托尼的沙上坐了下来,伸出懒腰望着他说,“前提是你有兴趣的话。”

        “好吧,成交。”托尼考虑了一瞬,随即关上了家门。

        “不过先告诉我你们只是普通同事关系。”

        “哦,当然,这我可以保证。”里斯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我还可以告诉你她不是蕾丝边。”

        “谢谢,这很有用。”托尼翻了个白眼,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罐冰啤,“来一杯?”

        “咖啡比较好。”里斯说,“工作时候我不饮酒。”

        托尼让他的机器人去开咖啡机了,他自己打开酒瓶喝了一口,沉默片刻之后,他突然开口问,“你对她的了解有多少?”

        “老实说,不多,我们不会过问同事的过去,但她是我见过最神秘的人了。”里斯淡淡说,“有时候会怀疑她的年龄是不是真的像她看起来那样,就像经历过很多的人一样,对很多事情看的很淡,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个好人,本质上的那种。”

        “我明白。”托尼又喝了一口啤酒,他突然觉得富江的这个神秘同事可能也不知道她的那三段影像的事情。

        他当然不准备告诉任何人。

        “不过话说回来,我有个疑问,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有麻烦的?”托尼盯着里斯问。

        “知道的少一点会活的久一点,斯塔克先生,不然你要面对的麻烦不仅仅只是一个奥巴代了。”

        里斯慢悠悠地说。他的回答和富江差不多,托尼也没想过能问出答案,但他基本可以确定了一个事——那就是这很有可能是政府部门搞了个什么见不得光的不合法项目。

        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自己的情况都被别人了如指掌只能是被监控了。但问题是,监控他的是谁?普通人?不可能,地下组织?他们也拿不到这个权限,能干涉到加密企业内部资料的,那只有政府的项目了,但这些人明显不是政府那一派的,他们又是从什么途径得到的情报?

        “没关系,你可以不用告诉我。”托尼看着里斯,“我会找出答案的。”

        “好奇心害死猫。”里斯慢悠悠地说,接过了机器人给他递来的咖啡。

        另一时间,哥谭。

        外面阴云密布,飞机停下后天上下起了大雨。富江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麻利地帮她搬上了行李,然后问她去哪里。

        她报出了地址,司机却有些意外,“那个小区不是有幢楼不是生了毒素污染后,附近的居民们都6续搬走了吗?小姐你去那里做什么?那边现在留下来的都是黑帮和瘾君子了,都可以说是哥谭最乱的地方之一了。”

        “我以前在那里住过。”富江微笑回答,“有些重要的东西还在里面没有带走。”

        “哎哟……随便你吧,我要是你这样漂亮的小姐,是绝对不会冒险去那种地方的。”司机叹了口气,见富江执意要前往她的目的地,也不再劝阻。只是不停地抱怨起了可惜。

        到达目的地后,司机停下车帮富江搬下行李,最后又慎重地问她,“小姐你真的要去吗?哪怕是条子也不敢独自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啊,现在后悔的话我还能开车带你离开。”

        “谢谢你的好意,我没关系。”富江依然微笑,她从口袋里拿出现金递给司机,“不用找了。”

        “那就只能祝你好运吧。”

        司机摇摇头,对富江的不知好歹感到遗憾。他收下了钱,然后一刻都不愿停留地动汽车开走了。他可不愿意踏进那种地方一步。

        司机走后,富江拉起行李箱,进入了这片杂乱破败的小区。这里依然是有住户的,只不过都是一些下三流和帮派分子,被毒素污染最严重的那幢楼则是完全空了。韦恩集团曾想收购这块土地,但不知为何土地的产权最后落到了企鹅人手上。

        现在的哥谭已经不同往昔,曾经富江到来的时候只有黑帮横行,普通的黑帮真的是太亲切了也太好对付了。而现在,这个疯了的城市也孕育出了一群疯子,相比之下,纽约真是一个好地方

  /html/108/108679/245702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雅思答案  托福替考  gre枪手  sat答案  gre答案  托福枪手  托福枪手  gmat代考  雅思答案  雅思面授  托福枪手  托福代考  gre答案  sat替考  pte替考  act代考  雅思替考  pte替考  act枪手  gre代考  雅思面授  托业答案  托福替考  托福代考  gre代考  act枪手  托业替考  托福答案  sat替考  sat代考  act答案  gre答案  gre枪手  sat枪手  雅思代考  托福答案  托福替考  gre代考  pte替考  act代考  托业代考  托福替考  sat枪手  pte替考  gre答案  act代考  sat替考  雅思代考  sat替考  雅思枪手  gre代考  sat答案  gre枪手  act答案  雅思答案  雅思面授  托福答案  托业替考  托业代考  雅思代考  gre答案  雅思枪手  gre代考  sat代考  托业答案  sat答案  雅思自拍照代考  act枪手  托福替考  雅思面授  gre答案  pte替考  cae代考  sat代考  act代考  act答案  雅思面授  gre枪手  sat答案  act代考  act答案  act答案  托福答案  gmat代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托福自拍照代考  sat枪手  sat代考  sat答案  sat代考  托福替考  pte替考  托业答案  act代考  托福枪手  雅思自拍照代考  sat替考  gre枪手  gre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