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 浅曈女帝 > 肋骨情节

肋骨情节

        温柔不是力量,那是计谋。

        一把带着寒光的匕首在两个人的手心之间滑落,就如同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夹杂着某些锋利的元素,也将诗离越推越远。这一刀,对于诗离来说是割舍,对于沐阳王爷来说,是新的联系。

        沐阳王爷,你不知道诗离受了多少苦,看清了多少的东西,几次三番的死里逃生,她不会感激救她的人,这世间万物沦丧,我在中央,救我,就是害我,你承担不起。

        以蛊酒做引子,将诗离体内的蛊虫引向了沐阳王爷。沐阳王爷深感这是一个幸福的仪式,诗离即便是你万般的想要躲开我,这世间的而一切的力量都在将我重新推向你,无论你是不是接受,我们的命运你都逃不掉。

        你是我的命运,我是你的节点,一辈子逃不开的宿命就是我们。

        沐阳王爷伤口好像是被猛兽用尖齿啃噬开,猛兽蜂拥而从伤口进入沐阳王爷的血肉之躯。在血水的海洋里,肆意妄为。

        脸上冷汗直流,手却是紧紧地握住那痛苦的渊源。人逃离伤痛是一种本能,几次三番都要下意识地逃离开诗离的手。

        “放开吧,只要放开了,你就解脱了。”水夕冷冷的声音,屋内只有月光,颇是有一些的清冷和诡异。

        “绝不。”沐阳王爷扯下一块窗帘,将两人的手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我跟你讲个故事吧,你看看这事情该怎么论断。”

        “嗯。”沐阳王爷嘴上应着,其实心中很是不是滋味,我现在这么难受,哪有心思听你讲故事。

        水夕看出了沐阳王爷的心不在焉和敷衍,轻轻落座在身后的椅子上。将两条腿环抱在怀里,沉浸在月光之中如同一个粉雕玉琢的少女。圆润的下巴垫在膝盖上,从背影看像是另外的一个姑娘。

        “很久以前在一个城镇上,有一对公认的金童玉女。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两个人就等着有朝一日能够顺理成章名正言顺的生活在一起。”

        “然后呢。”

        水夕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额月光。沐阳王爷一扭头,一身的冷汗,月光之中有一个人影,竟是冲着那背对着自己的水夕笑了一下。漆黑的人影子中间裂开了一条缝,就像是一个人的笑容,阴森诡异。

        水夕的肩膀抖动起来,不知道是笑的还是吓的。

        城中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就长得一副牛头鬼面,难以入眼,眼睛外凸挂在脸上就占了脸的一大半,嘴巴两个唇瓣一个畏缩着像是没有张开就被虫蛀的花骨朵,另一半就像是张开了开的过了的仙人掌,长着尖刺,更是虎口獠牙。鼻孔更是像是被裂开的猪鼻子外翻着,身材又矮又胖几乎是一个矮冬瓜的球形。

        女孩到了成亲的年纪、

        由于长得奇丑,家里人觉得丢人,本来是想杀掉的,可是老爷不只是为什么,一直没有再生出孩子,或者是生出来了也就没几天就死了,这个女孩也就成了唯一的血脉留了下来。

        只是,老爷不断的续亲,家中的小妾娶了一个又一个,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因为老爷给的聘礼丰厚,小妾娶回家之后也就再没有家人过问。

        一直到有一次,两个青梅竹马来老爷家送药材。女孩子从窗户之中看到了那一脸春光明媚的男孩子的脸,瞬间就春心荡漾。决心一定要嫁给他。

        女孩子从暗无天日的囚房之中找到了一本蛊术秘籍。其中有一件脱胎换骨之术。

        城中突然来了一位道士,三个月大旱,几乎是颗粒无收。道士说是一千年前有一位皇妃被人冤枉诬陷葬身于此,现在正是她的魂魄转世投胎成型之际。因为找不到仇人,只能在此地加以迫害。

        破解之法必须是找到此人的转世投胎之人。让其家人从他的身上取下一根肋骨。埋在皇妃惨死之地。日日叩拜。三日不眠不休,就能化解她的怨气,定能立刻马上就风调雨顺。

        一开始人们都不相信,因为那个道士说城中所有的有孩子的额家庭必须都参与抽签。无论男女。

        后来道士稍稍的做法,果然太阳暴晒之日竟然刮起了一阵狂风,遮天蔽日。刚要下雨之际就又是晴空万里、

        道士说,他的法术不能逆天,要化解这皇妃的怨气只能用此法,若是镇上的人不同意,他也不能在此久留。毕竟皇妃法力大增会阴损与道士。

        城中每家每户都参与了抽签。

        一直到最后的十个人还剩下十个签还是没有选出来。已经拿到了空签的人纷纷暗自庆幸。

        到最后只剩下两人,也只剩下两个签。

        殊不知,这一场抽签就是为这两个人准备。

        男子去抽签的时候,老爷告诉他,如果他同意将这女子的肋骨取下一个不仅会让他荣华富贵,还会让他娶自己的女儿,成为这个城镇的英雄。不然,那个被活寡的人就是他。

        贪生怕死的男孩子还是败掉了两个人的海誓山盟。

        众目睽睽之下,他取下了女孩的肋骨。混着她的血肉被放在了一个漆黑的盒子之中。炙烤着女孩娇躯的滴滴的尸油也被暗自收走。

        当晚暴雨倾盆。似是上天的垂青,更像是一个女子的哭诉,阵阵的雷声凄惨无比,那一夜,整个城镇的上空都是惊雷滚滚,久久不能散去。孩子们难以入睡,一个个的惊惨无比的嚎啕大哭。是为她的悲惨离去,为她被所爱之人抛弃的哭诉。

        三日之后。城镇之中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洞房之中,男子神色哀鸣,挑起女子的喜帕,那喜帕之下眼光流转含情脉脉的不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

        附上她柔软的胸前。那跳动的心脏之下是自己亲肤熟悉的触感。那是她的肋骨。男子眼中荡漾起神采。门外院前是一阵阵的欢声嬉闹。所有的人都忘记了,曾经有一个人是那么悲惨的死去,就在这喜庆之下是踩踏着一个女子的痴情和怨恨。

        “咔嚓咔嚓。”洞房之中,身下的女子浑身的骨头突然在一阵阵的咔嚓之中全都变成了粉末。唯有心脏挑动之下的那根肋骨还在突兀的做着支撑。

        刹那间,院子里所有的宾客都是鬼哭狼嚎,院子中杯盘狼藉都是凄厉的叫声和咔嚓咔嚓的骨头碎累的声音,就连酒席之上的盘子里的牛骨的咔嚓咔嚓的碎掉了。每一个人已经成了一滩烂泥以人不可能造就的姿势趴在地上。血水从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挤出来,像是菜筐之里被挤烂的西红柿。

        “哗啦。”一道惊雷打亮了门口一个赤条条的身影,那美丽的胴体让人不忍心离开眼睛。那就是他的青梅竹马。只是,胸前瘪瘪的少了一根肋骨。心脏在肆无忌惮的想要跳出来一样。

        他的手中拿着一根肋骨,血粼粼,肉丝还依附在上面,血管还在跳动着,老爷的女儿赋予了它生命,这个肋骨就是那个女孩的生命。

        “我错了。”男孩跪在地上。女孩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走了。

        男孩将手里的肋骨深深的刺进自己的心脏。只是,再一次醒来,他没有死,他再也没有找到过那个小镇。

        从小就没有离开过的小镇,就像是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他听说。有一个村落里有一个长得跟她一样的女孩。

        只是,他变成了那个女孩的模样。老爷的女儿手中的那一份蛊术书也在那一晚不见了。听闻说有一个道士将那本书拿走了,只是天道轮回,他必须完成这件事情中最最无辜的那个冤魂的一个愿望。

        他,只有一根肋骨,支撑着他的心脏的跳动。

        他找到了那个村子,变成了她。成为了她的影子。

        故事讲完了,水夕顿了顿,屋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你说,那个男孩该不该死,该不该死,那个女孩爱的太傻了,为什么不把他解决了。她还是那么爱他,爱他那个畜生,”

        “也许,她是太爱他了,希望他能好好地活下去吧。”沐阳王爷沉思良久,看着脸色已经退去青紫的诗离。

        一道道的涌浪向着自己的心口涌去,心脏的每一次的跳动都是强有力的挤压。浑身抽搐不已,沐阳王爷又在极力的忍着。

        “哈哈哈,你是王爷,集万千宠爱,你不缺爱,同时,也不懂爱。她不爱他了。正是因为不爱了。他怕了,她要他带着恐惧过一辈子。爱至成伤。这样的女子爱的时候不留余力,很的时候,丧心病狂。”水夕下意识的捧着心口的位置。手掌贴近了衣服,沐阳王爷惊然的发现,她的身体极其的柔软,柔软的没有肋骨。

        月光之下,水夕没有影子。

        水夕无视掉沐阳王爷的痛苦,又将他的手腕割开了几道口子,将自己的血滴进去了几滴。

        “昇空志。”沐阳王爷惊奇的发现水夕的身上竟然有隐隐的昇空志的刺青。只是月光下一闪,不见了。水夕又有了影子。

        “你说什么。”水夕没有理会他。将蛊酒给诗离生生的灌下了一大坛子。

        水夕说的那本蛊术书可能就是传说之中的昇空志。水夕是接触过昇空志的人呢,身上才会有昇空志的印记。

        “蛊酒能够缩短你痛苦的时间,不过,也会相应的加快你的痛苦的程度。你自己看着办吧。”水夕脚步轻移已经离开了身边,手上空无一物,影子中手里却是拿着一根微微的跳动的木棍,那倾斜的弧度,分明就是一根有血有肉的肋骨。

        “诗离。”一个黑影从窗口跳下去。床上已经没有了诗离身影,沐阳王爷刚要追出去,心脏口像是被撕裂的疼痛,蜷缩在了床边。不能向前。

        “呵呵呵。”黑夜之中,水夕的银铃叮铃铃的作响,手中像是一根笛子,若是能够仔细的看,能够看得到她的肩膀处倚着一个黑色的有眼睛有鼻子,身形一样的影子,只是,少了一根肋骨。“情蛊情蛊,还真的是第一次失去效应呢。女人啊,男人惹不得呢,一开始都觉得自己会全身而退,还不是一个个都是万劫不复。”呵呵呵呵,男生混着女人的笑声一声声的回荡在其中。

        身上的蚀骨的疼痛实在是难以忍受,感觉自己身上的经脉都在里面被人生生的打了一个又一个的死结。

        “咚。”重重的碰在地面上,沐阳王爷眼前一黑,一个黑影靠近,自己已经渐渐的没有了任何的意识。

        水边朗诵声阵阵。诗离循着声音就靠了进来。只见一个笼子正在被推上水面。笼子之下是一个钻着一个大孔的小筏子。

        那笼子里正是一身嫁衣的宁一,宁一浑身的血红不是喜庆,更像是那取了肋骨的血红。惊恐的就连呼喊都喊不出来。

        “住手,这可是王妃,不是你们能够随意的处置的呃,王妃在这里发生了意外,你这个村子就恐怕才真的是保不住了、”诗离一身白衣站在月光之下,混身度着一层惨淡的月光,与这世间格格不入,是落入凡间的天使吧。

        “轰隆。”地面又是一阵晃动。一声声的额巨响从脚底传到了脑门震得人头皮发麻,更是惊恐万分。浑身的敬意与怯意交叉在一起。

        “你看,因为你们外人的到来,这里已经惹怒了河神。今日的火球就是对我们的警告,而且,这女人根本就是河神选出来的。就是应该顺应天意。”村民手里拿着叉子,预防任何一个人的阻拦。此次事件势在必行。

        宁一浑身瑟瑟发抖,蹲坐在笼子里,不敢动弹一下。完全的呆若木鸡。

        “好啊,不过,我怕你们更加的惹怒了河神。这也已经早有预兆。”

        “你说什么。”村民面面相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相信她。

        “你看,这所谓的河神恼怒了,就是你们选出来这个所谓的祭礼之后发生的事情,在这之前,你们可不是在帮着河神办婚礼吧。”

        诗离从他们震惊的面色之中就看得出来,自己说对了。

  /html/110/110323/24570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act枪手  雅思替考  托福答案  托福枪手  gre代考  gmat代考  雅思枪手  gmat代考  act答案  act代考  托福代考  sat枪手  sat替考  雅思面授  act枪手  雅思替考  act答案  托福枪手  托福代考  gre枪手  sat枪手  托福枪手  gre答案  托业替考  雅思答案  act枪手  雅思枪手  托福答案  雅思代考  托福枪手  gre代考  托福替考  托福枪手  托福自拍照代考  cae代考  托业代考  gre枪手  gmat代考  托福答案  托业替考  cae代考  ac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替考  gre代考  sat代考  cae代考  托业替考  sat答案  托福枪手  sat枪手  act答案  托福替考  gre答案  cae代考  sat答案  雅思面授  gre枪手  托福答案  sat枪手  托业答案  gre答案  托业替考  act枪手  act答案  act枪手  act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替考  雅思代考  sat替考  托业答案  托福答案  雅思代考  sat代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  act枪手  act答案  act代考  托业代考  雅思答案  act代考  gre枪手  托福枪手  gmat代考  cae代考  Cae自拍照代考  托福替考  雅思替考  gre答案  托业答案  托福枪手  gre代考  sat替考  gre枪手  gre枪手  gre答案  gre代考  托福答案  gre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