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没有硝烟的战争

第二百一十二章 没有硝烟的战争

        梅里美气的浑身颤抖,他知道陛下对于加里安有着莫名的欣赏和信任,但是如果硬要将他挑出来跟自己作对比,除了无辜躺枪之外,梅里美更多的是愤怒。

        为波拿巴王室鞍前马后这么多年,他始终都站在自己侄女,还有王室的立场去抨击和反驳共和派与革命党。而加里安却仅仅靠一篇文章博得了陛下的信任,他并不甘心。论资历,加里安不如自己,论文学才华,梅里美也自信更胜一筹。什么伦敦推理第一人,爱伦坡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写毛格街血案了。

        梅里美内心复杂,他不敢反驳拿破仑三世,然而也不愿意忍受这口怨气,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对面前神色不悦的拿破仑三世开口说道,“陛下,恕我直言,我并不认为盲目的迷信他所说的话是正确的,他只不过是恰巧猜对了一部分的现状罢了。与其将他的话奉若经典,不如……”&1t;i>&1t;/i>

        “我说了闭嘴!”

        听到这句话,拿破仑三世脸色一变,他狠狠的盯着梅里美低下的头和那圆润光滑的地中海型,愤愤的说道,“我知道文人相轻,但是像梅里美阁下这么不要脸还是第一次见。如果你认为我所说的话伤及到你的自尊。你可以选择立刻辞职。有的是人挤破头想进来,我也不缺你一个。”

        “陛下。”

        欧仁妮皇后扯了扯他的衣袖,脸色的尴尬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拿破仑三世如此失态的模样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她近乎用一种恳求的语气,希望能够停止继续羞辱自己的叔叔。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陛下现在心有怨气,但是梅里美叔叔并没有恶意。还请陛下能够原谅他的冒失。”&1t;i>&1t;/i>

        不知是愤怒还是畏惧,站在拿破仑三世前面的男人抖如筛糠,最后他还是一甩一袖,直接越过了欧仁妮和梅里美,朝着房间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喃喃自语,“一群废物,难道就没有一个能为我分忧的人选吗……”

        遭受一场无妄之灾,脸色青紫的梅里美深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他看着拿破仑三世远去的身影,眼角噙着泪水。为波拿巴王室殚精竭虑这么多年,就算没有功劳他也有苦劳,凭什么加里安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王室的青睐?劳苦功高的他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就直接遭到了拿破仑的训斥。

        他不服气。

        但是不服归不服,如果自己也能写出诸如《德意志崛起》的文章,陛下也就不会绕着对方转了。&1t;i>&1t;/i>

        这次并不是输在才华,而是术业的专攻。

        “梅里美叔叔。”

        欧仁妮皇后语带歉意的说道,“抱歉,让你受委屈了。陛下最近心情不太好,琐事很多,所以……”

        “没有,没有。”

        梅里美连忙摆了摆手,他压下心中的怒火和不满的,情绪平和的对她说道,“我知道陛下最近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应该体谅他一下。对了,欧仁妮皇后,举行官方沙龙是否就在下周?”

        “是的。”

        巴黎官方艺术沙龙是一年一度的盛典,许多艺术家们都希望通过这场盛典得到评委的认可,并且成为艺术家中的座上宾。

        那些郁郁不得志的文艺创作者都在摩拳擦掌,等待着这场盛世的开始。&1t;i>&1t;/i>

        欧仁妮皇后看着神情古怪的梅里美,说道,“到时候梅里美叔叔也会以评委的身份参加出席,有什么问题吗?”

        他眯起眼睛,望向门口,喃喃自语的说道,“是不是加里安阁下也会参加?”

        “应该是吧。”

        欧仁妮皇后愣了一下,她随即意识到了梅里美叔叔的企图。既然这是巴黎的文学盛典,里面可操作的空间远比他自己猜想的都要多。

        “难道叔叔要……”

        “嘘。”

        梅里美如同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阻止了欧仁妮皇后继续往下说的企图。他冷笑着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加里安是由马蒂尔德公主引荐给拿破仑陛下的吧?有些话虽然外人不方便直接开口,但是皇后陛下,难道你不觉得这是马蒂尔德公主布下的一枚棋子吗?”&1t;i>&1t;/i>

        当初对于马蒂尔德引荐加里安给陛下一事,欧仁妮原本就心怀怨恨,只不过后来生了一系列的曲折,她认为对方已经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

        现在看来,欧仁妮还是太天真了。

        “叔叔是要在沙龙上下手吗?万一被陛下知道,你可能会被列入黑名单。”

        “陛下不会知道的,我也不会愚蠢到跟对方正面起冲突。”

        话已经说道这份上,剩下的就由欧仁妮皇后慢慢去体会了。

        “我先走了,欧仁妮皇后,告辞。”

        欧仁妮皇后在背后看着头灰白的叔叔,突然感到一阵心悸。原本为波拿巴王室尽忠尽职的梅里美,不应该以悲剧收场。

        “慢走,梅里美叔叔。”

        梅里美将灰白的头往后梳捋,他戴上了帽子,然后走出了大门。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念头,既然不可能正面与加里安起冲突,那么就在这场艺术沙龙上狠狠的下绊子。让新晋升的子爵知道巴黎不是他一个人说话的巴黎。

        他站在杜伊勒里宫门前,安静的等待着马车的到来。双手拄着拐杖望向身后的皇宫,神情肃穆。

        南北向的长条形白色宫殿无声的坐立塞纳河的右岸,宫殿建筑正立面中央是一片圆穹顶,两翼为法式方穹顶。花园的布局仿照美第奇太后的故乡——意大利佛罗伦萨花园。

        在艺术家的眼中,这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

        身为波拿巴派兼保守派的他,绝对不会让该死的共和党染指巴黎一步。他对加里安个人没有厌恶,然而却对共和派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尤其是像加里安这种表面上大奸若忠的混蛋。

        背后还与工人党之间来回的勾结。

        “来吧,混蛋们。”

        梅里美第一次说出了粗口,他握紧拳头,狠狠的说道,“你们这群该死的反贼想要操控舆论,也得先过我这一关。”

  /html/110/110940/220262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托业替考  雅思枪手  gre枪手  act答案  托福替考  托福替考  pte替考  雅思替考  gmat代考  雅思答案  act答案  雅思枪手  act代考  雅思面授  托福替考  托业代考  sat替考  sat代考  雅思答案  雅思面授  托福枪手  act枪手  托业代考  托业替考  雅思枪手  gre枪手  托业替考  act代考  雅思枪手  托业替考  gre代考  cae代考  pte替考  托福代考  托福枪手  sat枪手  雅思代考  act代考  托福答案  cae代考  托福替考  托业代考  sat枪手  托福枪手  gmat代考  act代考  gmat代考  托业代考  托福枪手  雅思面授  sat枪手  雅思答案  gmat代考  act答案  雅思替考  gmat代考  托福枪手  sat答案  雅思代考  sat代考  托业答案  雅思枪手  雅思代考  托福枪手  gre代考  sat答案  雅思答案  act代考  雅思代考  sat枪手  托福替考  act代考  Pte自拍照代考  cae代考  pte替考  gre枪手  托业答案  雅思面授  雅思面授  雅思替考  托福代考  sat代考  act答案  托业答案  雅思代考  cae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面授  雅思替考  托业替考  gmat代考  雅思枪手  雅思代考  托福答案  托福替考  托业替考  雅思枪手  act答案  托福代考  托福代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