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 二青 > 第550章 为己而战

第550章 为己而战

        北俱芦洲,绿湖上空。

        青藤妖的一截青藤被斩落,吓得它赶紧缩回藤蔓。

        看到这一幕的众小妖,心皆渐渐沉了下来,显然,谈判破裂。

        事实上,它们并不知道,这还根本没谈呢!实在算不得谈判。

        青藤妖缩回藤蔓,对众小妖道:“没的谈了,那些妖怪,虽然与我们同类,但他们显然不是什么善类,目的便是杀掉我们!”

        有些小妖不解地叫了起来,“为何?它们为何要杀我们?它们与我们不是同类么?圣师不是说过,同类不得相残么?为何……”

        此时,那只黑鹿缓步踱入空中,转身,看着底下众妖,道:“曾经发生于此的事情,如今要再次发生了。然而,与曾经不同的是,这一次,不再是那些人类,而是我们的同类。圣师虽与我们说过,同类不得相残,但我想,那是对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而言。”

        他说着,侧首看着阵法外面的那些妖影,道:“但那些,虽然它们也是妖类,但却与我们不同。它们残暴嗜血,不分青红皂白,不辨是非善恶,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打破那些阵法,然后杀掉我们!”

        “上一次,有圣师前来相救,但我们又怎能奢望次次皆有圣师前来相救?兄弟姐妹们,此时不是我们害怕与懦弱之时。”

        它说着,凌空踏云转身,看向阵法之外的妖众,道:“我们应该挺起胸膛,面对这些邪恶之妖,杀一个够本,杀两个便是赚。”

        众小妖垂首不语,有的在思索,有的在害怕。

        黑鹿高傲地抬起鹿首,高声叫道:“我们,怎能辱没圣师威名?!惟死而已!”

        “不能辱没圣师,惟死而已!”

        红杉树妖权叶轻抖,哗哗作响,魂音四荡。

        “惟死而已!”

        有小妖也加入进去,高声应和。

        渐渐的,应和的小妖更多了,大家的情绪,渐渐被调动起来。

        它们的眸光,渐渐变得坚定,渐渐不在迷茫。

        但是,随着外面的阵法,一个个宣告破灭,它们的压力,也渐渐增大,心跳逐渐加速,仿佛随时能跳出胸腔。

        等待的时间,最是煎熬。

        等待着死亡的时间,更是煎熬中的煎熬。

        它们并不伟大,它们也许懦弱,也许胆小,但是这个时刻,它们只有一个念头,不可辱没了圣师威名!

        也许它们只是一个微不足道,无足轻重的无名小妖;也许它们的圣师不一定还记得它们;也许它们就像路边无人搭理的野草。

        但是,它们都曾记得,记得当初被那双手保护过。

        记得在它们最绝对无助的时候,有个身影挡在它们面前,替他们挡住了那些风雨,挡住了来自人类或同类的恶意。

        然后,它们被集中在这里,保护在这里。

        而这里,也成为了他们的净土,成为了他们的圣地。

        现在,是时候直起腰来,为这一切而战了。

        以圣师之名!

        ……

        啪……

        当最后一道守护阵法破灭的时候,四道身影踏空而来,无数小妖紧随其后。那四道身影相似一眼,而后举起手中的妖器,妖器中腾起道道冲天妖气与光芒,朝着下方斩落而下。

        轰……

        一道水柱,蓦然从绿湖底下冲天而起,水柱挡住了四道光芒。

        一道虚影从那水柱中走出,那是他们圣师的身影。

        水柱像喷泉一般,四散开来,护住以绿湖为中心的方圆数里之地。

        而那数百只大小妖怪,皆在这绿湖边上。

        看到那个虚影,无数小妖欣喜欲狂,直呼圣师不止。

        然而,那虚影却道:“想活命,便往这道法阵上输送妖力。”

        无数小妖闻言,毫不犹豫,纷纷伸出自己的妖爪子,抵在那防护法阵薄膜之上,将体内的妖力,疯狂一涌入法阵之中。

        “老祖,目标还未出现,现在继续攻击?”

        雪原白熊妖白玺朝隐藏在空中的水猿圣祖传音道。

        空中的水猿圣祖三妖圣,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实在不知道,二青会不会为了这些小妖而出现在此。

        但末了,水猿老祖一发狠,道:“继续攻击!若他真不来,那便灭了这些小妖,既然他与这些小妖有关系,那便让他疼一疼!”

        于是,攻击继续!

        那道水蓝色的光幕,外面众妖强攻,里面众小妖顽守。

        可毕竟外面参与攻击的众妖之中,妖王无数,妖仙亦有四尊。

        而里面的小妖,连妖王都没有一个,如何抵挡?

        噗……

        一只小妖将体内妖力尽数导入阵中,结果力竭之下,受到光幕传来的反震之力,直接吐血倒地。

        然而,它并不是唯一的一个,随着这只小妖吐血倒地,越来越多的小妖因力竭而吐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但却没有小妖提出逃跑,也没有小妖因此退缩。

        那些小妖们,一个个嘶吼着,瞪着双眸,咬紧牙关,将体内的妖力尽数导入阵法之中。

        那红杉树妖的树枝,在那反震之力下,寸寸断裂开来。

        缠在它身上的青藤妖,那些藤蔓亦寸寸枯萎。

        “老杉,我可能不行了,若有来生,我还做你的藤!”

        “小绿,不急,我与你同去!”

        这树妖与藤妖以神识交流,其他妖怪并不清楚它们说什么。

        但是,它们也拼尽了最后一份力。

        鹿九的黑角,也断了,像树枝断裂一般,露出尖锐的角枒子。

        当鹿九也妖力不继,跪倒在地时,所以小妖都望向了天空。

        “圣师!若有来生,还做您的弟子!”

        有小妖呢喃起来,唇角带着笑,“此生能遇圣师,真好!”

        鹿九萎顿在地,侧着首,单眼望着天空,看着摇摇晃晃,就要宣告破灭的水幕,唇角露出一丝苦笑,“还是要让您失望了呢!圣师!”

        但下一刻,它的那只单眸,却是圆瞪了起来。

        “难道妖快死了,都会出现幻觉吗?对不起!圣师,我不该在心里怪您没事搞出这么个自杀式的傻瓜阵法,害我们没能杀半只妖,便已力竭而死!我有罪,我不该在心里诋毁您,我……”

        “哈!就差一点点了,还好赶得及!娘子,那些就剩一口气的小妖们,就交给你照顾了!”

  /html/110/110958/245674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托业替考  pte替考  sat代考  托业答案  托福代考  act代考  雅思面授  act答案  act枪手  gre枪手  托福枪手  雅思代考  雅思面授  托福代考  托业答案  雅思代考  托福答案  雅思枪手  托业答案  act答案  托业答案  sat替考  act代考  sat替考  sat枪手  gmat代考  雅思代考  雅思答案  gre答案  雅思面授  gmat代考  pte替考  雅思枪手  托福枪手  pte替考  雅思面授  sat代考  托福代考  sat答案  托福枪手  gre答案  托福代考  act代考  托业答案  sat枪手  act枪手  托业代考  act答案  Pte自拍照代考  sat代考  gre代考  act答案  act枪手  gre代考  sat答案  sat答案  gmat代考  雅思枪手  sat代考  雅思答案  gre枪手  托业答案  gmat代考  sat替考  雅思面授  托福替考  托福替考  托福枪手  雅思替考  雅思替考  act答案  cae代考  托业代考  托福替考  雅思代考  托业替考  雅思答案  托业替考  act枪手  托福答案  cae代考  雅思答案  sat替考  sat枪手  sat代考  act代考  托福答案  sat替考  act枪手  雅思替考  Cae自拍照代考  托业替考  act代考  act枪手  雅思枪手  托福自拍照代考  pte替考  托业代考  sat答案  雅思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