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代考 > 梁山之梦 > 第七百六十章

第七百六十章

        历史上的岳飞,便是以抗金而闻名后世,在原本的轨迹里,他对金兵的恨,可以说是发自骨子里的恨,是以哪怕到了这个时代,他才第一次遇见女真人,但是这恨,还是在不知不觉地迸发出来。

        尽管唐军的弩兵,被先前女真人的攻击下,折损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如此,让女真人离得唐军的军阵也是近了不少,要知道唐军的硬弩威力本就强劲,在百丈距离上尚能穿透二人,如今不足百丈的距离,射穿二人更是易事,更何况还有不少女真人是被铁蛋子滑倒在地。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完颜宗弼的耳旁响起,尽管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完颜宗弼也不止一次地听见这样的声音在契丹人的身上响起,他也不止一次地为这样的声音所着迷,但如今这声音在他的族人身上响起,让他却是怎么听都觉得刺耳。

        麻木地环首四下看了看,就见每时每刻都有番兵番将中箭毙命,胸口绽放出的血花,让他觉得特别的刺眼,“这是怎么了?这就是我女真铁骑……”

        “四狼主,小心啊!”暴喝声响起,完颜宗弼只觉得绝大的力量自一边传来,将他狠狠地撞了出去。

        “混账东西,是谁?是谁胆敢……”完颜宗弼勃然大怒,正要破口大骂时,目光落到自己先前站立的地方,不由得一愣,旋即双眼便是通红,趟着脚奔到最近的拒马前,抡起金雀斧便是砍了起来,“全军听令,今日不是咱们死光,就是宋猪死绝,给某家上!”

        完颜宗弼的举动让所有的番兵番将都是感到了不解,虽然这不是完颜宗弼第一次身先士卒,但似眼前这般疯魔,却是从未有过,只是完颜宗弼都如此不惜命,那些普通的番兵番将又岂会在意,一时间,所有人都是视唐军箭矢为无物,挥动手中兵刃,肆意劈砍起拒马来。

        这人一旦不畏惧死亡,那么做起事情来,就不会有任何的阻碍,完颜宗弼等人虽然将一具具的拒马毁在手上,但同样的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伤亡,当然女真军中也是不乏一些力大之辈,这些人或两人一起,三人一起,用手中的兵刃挑起一架架拒马,反抛入唐军的弩兵阵中,也是给唐军带来了一定的损伤。

        尽管倒在唐军弩箭下的番兵近乎万人,但这些伤亡也并非全无收获,至少肉眼可见的唐军防线已然全部被摧毁,如今两军相距不过四、五十丈,虽然这样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冲击力并没有达到巅峰,但要对付步兵,却是搓搓有余了。

        完颜宗弼不知道又从抢了一匹战马,脸上满是血污的他,骑在马上更是显得面目狰狞,瞅着前方渐渐逼近唐军的部属,顿时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给本狼主上,把他们全部都杀光了!”

        “嗬……”

        番兵番将少有的整齐的应了一声,催动座下的战马朝着唐军发起了最后的冲锋,是的,至少在他们的眼中看来,这一次的冲锋,将决定一切。

        面对呼啸而来的铁骑,岳飞的脸上前所未有的平静,左右看了一眼,纵马上前几步,沥泉枪一指,厉声高呼道:“陌刀营,挺刀,上迎!”

        “嗬……”

        岳飞的怒吼声才落下,地面上便是传来剧烈的震动,三百名全副武装的陌刀军,便是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照着气势汹汹的番兵迎了上去。

        莫说是那些冲在头里的番兵番将,便是完颜宗弼也是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到了这会,竟然还有唐军敢冒头主动迎战,“既然你们送上门来,本狼主岂有不吃之理,”完颜宗弼的脸上很快掠过一丝狞笑,“儿郎们,该是你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给本狼主尽情的杀吧!”

        “哈……”番兵番将一路冲来,等着的就是这一刻,听见完颜宗弼的吼声,只觉得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举起弯刀,朝着陌刀军呼啸而去。

        一阵不知叫了些什么的怪声过后,女真铁骑终于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和陌刀军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再有人去指点该怎么做,马背的番兵番将直接便是挥起了手中的弯刀,照着陌刀军的头颅的位置砍去。

        “铛铛铛铛……”,原本只要砍上去,定然是肌裂血涌的弯刀,这一次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非但没有将陌刀军的重甲砍破,而且更是将他们的手掌震得发麻,几乎拿捏不住手中的弯刀。

        就在他们心中狐疑,想要低头去看这是为什么的时候,耳边猛地响起了岳飞的吼声,“陌刀军,持刀,劈!”

        地面上立时传来剧烈的震动,让番兵番将的坐骑在瞬间不安起来,不待他们安抚坐骑,匹练般的刀光便是在他们的眼前闪起,一阵撕裂身体的剧痛传来,跟着便是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紧随其后的番兵显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微微愣过之后,便是挥动手中的弯刀,又一次的砍了上来,只是这一次与上一次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在相同的位置上留下一道更深一些的白痕外,再无结果,再然后,随着岳飞的一声令下,他们便是追上了先前那一波的番兵的脚步,变成了残破不堪的尸体。

        陌刀军手中的陌刀所过之处,出了碎尸之外,便是不会有囫囵完整的尸身,接连两拨番兵的死,使得他们的身上已然被番兵的血所染红,更是因为这些番兵都是骑兵的缘故,让他们在被劈死的同时,五脏六腑也是洒满了陌刀军的盔甲,让后续跟进的番兵番将都是有了一种反胃的感觉,尽管他们也是素以残忍所著称。

        岳飞可不会管陌刀军身上有些什么,甚至看见陌刀军的身上那些番兵的内腑,心中竟然还升起阵阵快意,手中的沥泉枪平指,“陌刀军,前进三步,举刀,劈!”

        熟悉的震动和雪亮的刀光又一次传来,数百骑番兵应声倒了下来,完颜宗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这个世上竟然会有一支能与女真铁骑抗衡的步卒,口中如同歇斯底里一般地咆哮起来,“给我上,给本狼主上,只要留下一头宋猪,在场的谁都别想活!”

        死在自己人的手里,始终都是耻辱的,哪怕女真人也是如此,在完颜宗弼的吼声中,女真铁骑挥舞着手中的弯刀,一波又一波地涌向陌刀军。

  /html/112/112189/245695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qxs.cc。gre代考手机版阅读网址:m.yqxs.cc
友情链接:Cae自拍照代考  gre枪手  雅思枪手  gmat代考  gre枪手  托福替考  托业代考  托福自拍照代考  雅思枪手  托福自拍照代考  pte替考  雅思替考  托业替考  pte替考  托福答案  sat替考  托业代考  托福枪手  托业答案  act代考  act答案  act答案  sat代考  sat枪手  托业替考  sat替考  sat答案  gre代考  act答案  雅思代考  gre答案  gmat代考  pte替考  雅思替考  act代考  gre枪手  雅思答案  gre代考  pte替考  act答案  托福答案  雅思代考  雅思替考  托福代考  雅思代考  托福替考  托福答案  sat代考  托业替考  雅思枪手  雅思代考  托福枪手  gre答案  雅思自拍照代考  act代考  sat枪手  托业代考  托福代考  act答案  雅思代考  雅思替考  gre枪手  sat代考  act答案  托福替考  gre答案  gmat代考  gre答案  雅思替考  sat代考  pte替考  gre代考  gre答案  gmat代考  sat替考  sat代考  cae代考  gre代考  雅思面授  pte替考  雅思答案  gre答案  act答案  gre代考  雅思代考  托福代考  雅思枪手  gre枪手  sat代考  act代考  雅思代考  act代考  sat替考  gre代考  act代考  托业答案  act代考  雅思代考  托业代考  雅思自拍照代考